我是个早产儿,我妈说生下来像刚生的小猫一样大小,能养活也是奇迹。小时候就体弱多病,黑黑瘦瘦。我记得可能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还没有一米高。那时候吃米饭是个问题,为了多吃米饭,我周围所有的亲戚都对我洗脑,直到让我意识到多吃米饭是绝对政治正确的事情。现在,我特喜欢米饭,不可自拔。我还喝过很多年的“红桃K口...